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郭杰群 > 信贷资产证券化质的飞跃只是时间问题

信贷资产证券化质的飞跃只是时间问题

《金融时报》2015年5月15日专访 记者 李光磊 张末冬

“如果你有稳定的现金流,就将它证券化”。这句华尔街名言及其所指的资产证券化业务正在中国迎来新的春天。5月1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会议决定,新增5000亿元信贷资产证券化试点规模,继续完善制度、简化程序,鼓励一次注册、自主分期发行。至此,我国信贷资产证券化试点总规模将接近万亿元,业内预计以其为主体的资产证券化业务未来可能如“毛竹”般厚积薄发。

不过,在美好愿景实现之前,这项业务却在今年一季度遇冷,而且这种趋势或将持续一段时间,其背后折射出哪些政策和市场因素需要改进?目前信贷资产证券化的基础资产基本上都是优质信贷资产,将包括不良贷款在内的更多层级的信贷资产纳入资产池的时间到来了吗?未来这个市场整体将呈现怎样的发展格局?带着这些问题,记者专访了上海联和金融董事总经理郭杰群博士。 

记者: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会议决定,新增5000亿元信贷资产证券化试点规模,继续完善制度、简化程序,鼓励一次注册、自主分期发行等一系列利好资产证券化业务发展的政策,对此,您如何评价?

郭杰群:这一决定体现了国务院对资产证券化在经济发展中可发挥作用的肯定。新增5000亿试点规模的确可以让银行获得更多的信贷额度。但是,如果当前市场的一些基础性问题不能得到有效解决,那还是会影响市场的自身参与积极性,银行只能被动开展业务,形成“叫好不叫座”的局面。

事实上,资产证券化产品完全可以做到通过市场机制将资金精准投放到政策需要的领域。比如,当前资产证券化风险留存的规定是不是可以对符合政府政策要求的资产,如铁路,水利等进行豁免?金融危机后,美国证券交易列为可豁免风险留存的资产主要包括具有联邦政府或是政府机构提供担保的资产、符合特别规定条件的商业贷款、商业不动产抵押贷款等。这些特别条件的设立有助于改变市场资金流向,定向释放信贷额度和风险控制。如果我们可以采纳一些灵活的市场政策,那么就可以从根本上鼓励银行进行定向资本投入,扩大市场需求,降低融资成本。从制度上,通过市场完善资产证券化业务的开展。

 

记者:目前摆在市场面前的一个现实是,去年资产证券化业务大之后,今年一季度资产证券化遇冷,发行量不及预期。您认为,是哪些具体原因导致该业务“叫好不叫做”,这类产品的加快创新,应多哪些方面着手,以便使得发行人和投资者找到利益平衡点?
    郭杰群:第一季度资产证券化遇冷的状态在第二季度可能延续。除了利率非完全市场化和隐形刚兑的外围环境,造成资产证券化产品回报率缺乏优势;在央行当前货币政策下,银行贷款额度的相对宽松等,这些因素都影响了发行方的积极性。此外,股市的节节上升也吸引了投资者的注意力。但发挥股市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作用远没有资产证券化来得精准和直接有效。

可以说,当前的遇冷是临时的。特别是,国务院常务会议关于完善资产证券化制度的决议,体现了对资产证券化在经济发展中作用的肯定。从宏观总体层面上来看,制约资产证券化发展的市场、政策因素正在慢慢解决,所以中国资产证券化量的变化和质的飞跃只是时间问题。
    在当前状况下,要扩大资产证券化的规模,一要树立对资产证券化的正确理解,二要增加满足市场需求的产品设计。当前产品虽然在基础资产方面有所增加,但结构简单,基本上是一两个优先级加一个次级。证券产品中风险等级划分不明显,期限选择有限,即便投资者有意,也不一定有合适产品可供选择。

 

记者:在信贷资产证券化方面,在目前开展的业务中,基本上都是优质的信贷作为基础资产,业内呼吁将包括不良贷款在内的更多层级的信贷资产纳入基础资产池,此外,还要增加私募发行方式,对此,您如何看待?对于加快发展信贷资产证券化,您有哪些具体建议?

郭杰群:当前,我国经济面临下行压力,银行不良资产不断增加。今年第一季度,国有五大行不良贷款增量几乎是去年同时期的两倍。由不良贷款为基础资产的资产证券化产品是不是就一定是不良证券?对这个问题的认识是理解什么是资产证券化的基础问题。事实上,为什么资产证券化被称为是结构型金融产品,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其产品风险等级的结构分化。其结果是在给定的资产池上产生多种不同期限,风险的证券,满足不同层次投资者需求。

以不良贷款为基础资产的资产证券化产品完全可以产生低风险的证券,既可满足发行方转移风险的需要,也可满足追求高收益高风险的对冲基金的要求。个人认为,监管部门没有必要在基础资产,在私募发行等方面进行过多干涉。只要发行方能够按监管要求充分进行信息披露,保证信息的准确性,那么投资者就应当承担相应投资风险。

因此,对于加快发展资产证券化业务,第一,监管部门要明确监管内容和范围,不该管的不要管,应该管的理直气壮地管。第二,调整监管结构,为什么当前相同基础资产但不同发行主体发行的资产证券化产品会面临不同监管部门的管理?这就是我们的监管结构不合理。这人为地造成了市场分割,而不是聚合,降低了产品流通性和投资者的积极性。

 

记者: 在经历了近十年的“一波三折”的发展后,业内普遍认为,我国资产证券化已迎来春天,有人更是将业态发展比喻成“4年长3厘米,6周长15米”的毛竹,结合美国资产证券化当年飞速发展的政策和市场环境,您认为这个市场未来整体将呈现怎样的发展格局?在信贷资产证券化和企业资产证券化两大领域,具体情况又如何?
     郭杰群:“一波三折”是很形象的说法。从2004年我国资产证券化业务试点开始,到2008年金融危机时对这项业务的合理性,必要性的怀疑,再到危机后对它的反思和认可,行业是经历了大半个生命周期的探讨。2014年资产证券化业务爆发式的增长反映了中国在当前经济发展转型中,资产证券化可以起到的作用。然而,到今天资产证券化的发行总量仍然很小,相对于银行中长期贷款存量还不到1%。因此,资产证券化在盘活存量上,释放资本占用上可贡献的空间非常广阔。
     央行潘功胜副行长近日谈到对未来资产证券化的设想,其中就明确提到扩大基础资产类型,增加产品参与主体,鼓励中介机构的介入,规范发行标准,提高金融机构风控能力,正确处理产品复杂性和适用性。我们欣喜地看到监管部门对资产证券化业务的推广是积极和开放的。美国资产证券化的发展告诉我们,政府引导、支持、开放、前瞻性的作用是市场健康发展所不可代替的。我国市场对资产证券化的理解以及现行法律法规等方面的限制还存在。而彻底解决这些问题,不是短时间可以的。因此,资产证券化业务要达到常态化、规模化,还有待更长时间的培育。
     相对于信贷资产证券化,企业资产证券化规模更小。在可预见的未来,其规模不可能超越信贷资产证券化。但从另一个角度,我国分业监管模式人为地割裂了市场。这不但造成资源浪费,而且对资产证券化业务的整体发展较为不利。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