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郭杰群 > 建设经济强国不等于要开放资本帐户

建设经济强国不等于要开放资本帐户

世界银行本周高调发布了其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合作报告<中国2030>。报告一开始(第三段)就写到,两个问题很重要。第一个是,中国发展速度还会是世界上最快的?笔者不以为然,忍不住要问为什么高速度很重要?我们应知道长期低速但平稳的有质量的发展比高速而波动无质量的发展对社会、民众、和国家更为有益。 

但报告中的也有很多建议,值得重视。我以前的博文中也涉及了一些,如科技、环境、国企、和银行体系。但还有一些建议,笔者不敢苟同。下面我只谈资本帐户控制问题。笔者认为,在资本帐户管理方面,中国应向德国和日本学习,向过去的经验学习。

<中国2030>强调了开放资本帐户的重要性。报告指出,人民币的国际化需要开放资本帐户。中国在最近几年为人民币的国际化做了很多努力。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有没有益处?当然有。比如,企业不将再面临汇率风险(对于大量进口原材料的中国,进口采用人民币结算,益处尤其明显);国家可以分流人民币而不至于集中于国内,造成通货压力和资产泡沫;央行(或政府)可以针对国内经济采用更为有效的货币政策(当一国货币与其它国家挂钩后,货币政策将不再独立,其它被挂钩的国家,如美国的货币政策将对该国货币政策产生直接影响),等等。根据William Cline的论文,美国在海外投资与付给海外债主的利差一直有100个基点。这当然是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红利。

但人民币国际化也使得政府面临很大责任。如报告所说,人民币国际化必须要开放资本帐户。否则,人民币的国际化就不可能完成。但人民币为什么非要国际化呢?中国的金融系统仍然是以银行为中心的体系: 企业的融资渠道主要来自于银行,而不是利用市场,如发行债券。中国经济虽然发展很快,但经济结构还很薄弱,监管、会计制度执行、风险控制、二级市场(金融深度)等还不完善。中国还没有能力承担起支撑人民币为国际货币的能力。 

一旦资本帐户完全开放,流动资金,包括热钱将对中国资本市场产生强大冲击,而对这个冲击还没有哪个国家可以抵御。英国在30年代大萧条的经历就是一个例子。而在当时,英国还在资本帐户上设有控制。索罗斯在与英国央行的对赌中大获全胜是另一个例子。 

在另一方面,从德国、日本、英国、甚至美国的经历来看,货币国际化需要太多的条件,我们还没有具备。如果我们关心的是经济发展,而不是虚无的称号,那么经济发展与开放资本帐户没有必然关系。而且,货币国际化是个自然过程,不是人为营造的。

美国经济在18世纪下半段就已是世界第一,但美元并没有成为国际流通主要货币,政府也没有推动这一目标。美元在二战后国际地位的树立来源于纽约成为世界金融中心的事实,以及欧洲国家在二战后寻求美国军事保护的需要。

日本也是个经济大国。可长期以来,日本政府极力反对日元的国际化。因为它们知道,一旦国际化后,它们就不再可以积极调整日元汇率,也就不可能保持本国企业的国际市场竞争力。与此同时,在日本国内利率接近为零时,国内投资者将加大对海外投资而忽略国内投资需求。这会对整个经济造成一个恶性循环。在目前,日本政府债务与GDP之比远远高于希腊,但国家没有面临希腊的遭遇,这与其对资本帐户控制不是没有关系。 

在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出口国之前,德国享有这个称号。二战后,它明智地选择了丢弃外交雄心,而是埋头于发展国家经济。德国在技术创新和强调成本上下了大投资。当今世界上,谁不承认德国的技术力量的雄厚与扎实?德国有着国际上最为独立的中央银行。长期以来,德国对资本帐户采取了严格控制,力阻国外资本内流(甚至对本国在海外投资的利息回流也进行控制)。德国经济的稳定是有目共睹的。 

在美元成为世界主要货币之前,英币是国际货币。虽有英联邦国家的大力支持,其货币地位随着其经济地位的下滑而离去,虽尽力也无法避免。而英国政府在维护其货币地位的努力中又消耗了多少资源。二战后,美国要求英国完全开放其对英币的控制。英国大经济学家凯恩斯同意了这一条件,为英国的衰落带来了致命一击。据资料,在条款开始实行后的一个月里,英国资本储备丧失了40% 

有些东西是你的,别人想拿,也拿不走;不是你的,你想要也保持不了。对于人民币国际化,不是同样的吗?国家强大了,机会自然来了。人民币是否要国际化值得三思。他国经验告诉我们,建设经济强国不等于要开放资本帐户。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