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郭杰群 > 加强监管,警惕金融创新下的金融系统风险

加强监管,警惕金融创新下的金融系统风险

前言,从沃尔克说起

保罗沃尔克是极受人尊敬的美联储前主席。奥巴马刚刚竞选总统成功,还没就任便挑选沃尔克为总统经济恢复顾问理事会主席。而金融危机后最重要的金融规则改革也是以他的名字,沃尔克规则,命名。在金融市场做了60多年的他对金融风险极其敏感。在2005年,他公开表示金融危机来临的的巨大风险。对有金融创新,他有独特的看法,他认为近几十年来的金融创新并不是一个健康经济所需要的。早在金融危机前,他就表示,唯一有用的金融创新是ATM(自动取款机),而经济发展和金融创新没有什么关系。 2009年12月,他对华尔街日报说到一件事:几年前在一个峰会上,一位朝气澎湃的年轻人对一群苍老的公司高管说如果他们的公司再不拥抱金融创新的喜悦,就将变成灰尘。坐在沃尔克旁边的一位发明金融工程工具的诺贝尔奖得主悄悄地告诉沃尔克,这些创新毫无用处,它们仅仅是将租金在金融体系里不停地搬动。(文章可见于此处)。也许诺贝尔奖得主和沃尔克的见解过于偏激,但面对于一位在金融前线60多年的成功老者,我们不能不停下来仔细想想金融创新到底为实体经济发展带来了什么。

P2P网贷与金融系统风险

1.法规面前,人人平等

在如今的中国,金融创新是个非常吸引人的名词,众筹、P2P、互联网思维、大数据,谁人不晓?如果谁稍微发出一点质疑声,那么面临的就是铺天盖地的批评,言语比上述的美国年轻人有过之而无不及。而监管部门不但不能面对新形势来加强监管,防范风险,反而认为要有容忍的态度。如果说中国监管机构是各国对所谓互联网金融创新最为宽容的,这一点也不过份。

在这里,我仍想谈谈中国的P2P网贷。不少朋友说,中国P2P网贷总量很小,不存在系统风险。是的,总体而言,P2P网贷规模不足2000亿。但要知道引发全球金融危机的美国次贷总量也不超过全球债券市场总量的1%。系统风险的引发不是仅仅由某一金融产品的总额决定的,它与社会经济发展的关联度更为重要。特别是,美国是市场经济体,政府还没有维稳的需要。

我在多篇文章中谈到中国P2P网贷的问题,这些文章收集在我的财新博客里。为什么要在P2P前加上中国两字?因为我们的P2P网贷与海外P2P有着本质差别,它的本质是变异的互联网化的小贷公司。在中国小贷公司是要由牌照的。而中国P2P网贷是不要牌照的。因此,它还不是小贷公司互联网化(合规的P2P网贷平台也不能放贷),所以说它是跨行经营的监管套利行为,是变异的。中国大多数P2P网贷是违法的,不合规的。举一个例子:《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具体规定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集资诈骗罪、非法擅自募集基金行为、非法集资活动中虚假广告行为性质的认定标准。《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第28条明文规定个人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数额在二十万元以上的,个人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三十人以上的是要追诉刑事责任的。对比一下目前市场上P2P网贷平台放贷规模(金额和人数),就知道,大多数P2P是违法的。虽然说不少P2P网贷平台是不直接吸储,但为非法吸储提供了吸储平台。对于违法之事,执法机关不依法执事,反而借口宽容态度,强调的只是片面的 “行业自律”,那么法律又有何用?有法不执行,执法不严是金融行为混乱的缘由之一。而政府越是沉默,公众就越是相信这一行业的合法性,问题的雪球就越来越大。当然,我不是说P2P应该被取缔,我认为是要杜绝P2P监管套利行为。对于合法合规的P2P平台以及任何金融活动,政府都应该宽容,但对违法之事,则不是宽容二字可以合适的。否则,一旦有风险,职责不明。

说到这里,可以谈谈美国的经验。美国第一家P2P网贷平台Prosper在2005年开展了商业业务。当时公司没有注册证券经营资格,为了得到放款人交易收益权凭证的二级交易平台许可,2007年Prosper提交了注册声明,但没有为收益权凭证进行注册。2008年9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裁定Prosper违反了证券交易法第五章,对其发出停止并终止业务命令。SEC的监管方法非常简单,那就是一致性。对新兴的金融创新(P2P网贷)也和其他传统金融公司一样在法规面前平等,而不是采用什么宽容之心,允许企业进行金融监管套利。因为如果一个监管部门那么做了,不但是对法律法规的不尊重,也是对投资者的不尊重,是渎职。政府倡导、鼓励一个新兴行业的发展是可以的,但不能与现行法律框架相冲突,这是基本前提。法律可以修改,但在现行法律条款下,违法不可行。要用沃尔克的思维,那么还没有一个金融创新是等不及研讨的,是必须违法也可宽容的。

2.加强监管,防范系统风险

有人说,P2P网贷总量上升很快,陆金所的去年增长率超过了2000%,说明这是市场需要的产品。政府应该少监管,让市场之手来决定。但是我们知道,市场从来不是理性的,而且经济市场化不等于自由化。所以政府不但不能放手,反而应该加强监管。这种监管不是对市场行为的干涉,而是对制度的完善、对行为的监督。举例说明,在美国30年代大萧条之前,联邦政府是很少介入市场的。结果发生了什么?一场大萧条带来的是高达25%的失业率,纽约交易所道琼斯指数下跌90%。为什么说罗斯福总统对美国经济贡献巨大?在大萧条后,他迅速设立了一系列监管部门和措施确保了美国金融在其后60多年里的平稳发展。反倒是随之而来的市场的骄傲自满,在金融创新的名义下,以及对金融创新产品在场外交易(OTC)监管的缺乏下,导致了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英国金融管理局前主席阿戴尔特那曾说过“那种认为金融自由化就能使经济走向平衡稳定的想法是错误的。”

有人说,P2P网贷的产生是传统金融机构对小微企业及个人消费这贷款服务的不力。我认为要两分,第一,银行可能的确面临一些放贷的限制和对小微及个人消费服务的不力。在这种情况下,通过互联网,在法律条款下将社会闲余资金集中起来是对经济发展的有益补充。但在另一方面,我们也要看看为什么这些小微企业和个人无法得到贷款?真的是这些企业和个人需求满足了银行的贷款条件吗?在当前政府防范金融风险,收紧信贷规模之时,将信贷源泉从银行转移到社会融资不是一个推动金融稳定的稳健作法。在现实中我们也看到,一些地产商为了渡过当前资金链紧张时期,与P2P网贷平台联合对地产项目进行拆表伪装欺骗投资者。更为甚者,绝大多数P2P网贷平台索要的贷款年化利率高于25%,试问有多少小微企业与个人能够承担这个借款成本?又有多少优质客户愿意以这样高的成本借债?这是经济学中最简单的逆向选择问题。难道这个利息超过25%的高利贷就是所谓的普惠金融吗?难道P2P网贷的风控能力的确强于银行吗?下图显示中国十大银行的逾期贷款量。根据彭博新闻社,到2013年底,银行逾期同比增加31%,是2008年底以来最高位。而逾期之高的主要原因来自于小微企业,这也是P2P网贷平台的专注客户。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看到任何一家P2P网贷平台比银行风控措施有着实质性的突破。在征信系统不发达的当前,一名借款者去多家P2P网贷平台同时借款的可能性不是没有。如果面临挤兑风险,P2P网贷将如何解决?是刚性兑付吗?还是出借人买单?对有一个与金融紧密相连的服务行业,P2P是否应该被划分为金融机构。根据中国人民银行2009(363)号文,目前P2P网贷平台并不属于金融机构,无风险准备金的需要。但一旦有违约风险,怎么解决?这些问题我们的监管机构都没有做出回答。

来源:彭博

我想补充一下,中国P2P网贷的产生肯定有其积极一面,应该鼓励。但作为一个与金融相关行业,对其监管与其他金融行业不应该在法律、法规面前不平等。随着P2P网贷规模的扩大,通过其与实体经济、其他金融产品的关联度,对社会的影响力将更加增加。加大对P2P网贷行业的监管,防范监管套利是极其重要的,否则由此引发的系统风险会让我们防不胜防。

推荐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