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郭杰群 > 2013年全球及中国经济展望

2013年全球及中国经济展望

纽约的各大投行和资产管理公司在岁末都要发表来年经济展望。在目前经济极度不确定的情况下,这些报告更是引人关注。然而,细观展望报告,却又有些失望,因为它们的观点大同小异。综述一下,无非是经济仍充满不确定性,各国央行仍将继续宽松货币政策,2013全球增长还是正数。但在大的框架下,却又有细节的不同。

高盛资产管理公司对市场相对乐观,其对2013年的经济发展增速高于市场平均预期。高盛资产管理公司主席O’Neill认为世界经济在危机以后正重新平衡,而这个转变标志着世界经济对造成2008年危机根本原因的调整。其对市场调查结果显示2013年全球实际GDP增长预期为3.5%,高于2012年预期的3.1%。但高盛资产公司认为2013年全球实际GDP增长可达到3.6%。市场对2013年美国实际GDP增长预测为1.9%,低于2012年预期的2.2%。但高盛资产管理公司预测2.3%,明显高于市场平均预期。对于欧元区,市场平均值为0%,高盛资产公司为0.2%。但高盛对中国2013年的实际GDP增长仍保有谨慎态度,其预期为7.9%,虽高于2012年预期的7.7%,但低于市场平均预期的8.1%。

花旗银行认为2013年将是又一个温和增长,但地区和国家间的分歧在加大。全球经济增长将为2.6%,略高于2012年预期的2.5%。经济增长将在2015到2017年加速到3.5%到4%。对于中国,消费者消费将受到重视。中国2013年的投资量总预计将为美国和欧洲的总和。中国经济增速在2013年达到7.8%,略高于2012年增长预期的7.7%。受财政悬崖影响,联储虽会继续实行量化宽松政策,美国2013年的经济增速仅会达到1.6%,低于2012年预期的2.2%。花旗仍坚持希腊会在今后12到18个月内退出欧元区。2013年欧元区经济衰退加速到-0.7%。2012年衰退速度预期为-0.4%. 

瑞信表示全球央行对市场的流通性注入效果将从金融领域向实体经济转移,温和的经济增长和调和性的货币政策相结合为股市提供了一个支撑跳板。基于此,2013年全球实际经济增长将达到3.4%。而欧洲的状况将好于2012年,欧元区经济预计将是U型增长。它在进口需求方面的增加对于那些严重依赖出口的新兴国家,特别是中国有着实际作用。而中国虽已经过了谷底,但经济缺乏上行推动力。中国经济面临多重问题,包括远远高于居民可支付水平的房产泡沫,企业的现金流等。在2013年中国面临L型恢复,预计GDP增长在7.5%到8.5%之间。

在金融危机中收益颇大的巴克莱银行认为美国2013年实际GDP增长将达到2.1%,低于2012年预期的2.3%,欧元区经济增长0.1%,高于2012年的-0.4%,中国实际GDP为7.6%与2012年相同。

摩根大通认为2013年全球经济增长3%,中国经济增长对全球增长有益。

野村银行认为步履蹒跚的世界经济增长强化了财政改革的需要。美国高失业率和闲置的生产能力抑制了通货膨胀,美经济增长在2013年下半年会加速。全年实际增长为1.4%。与瑞信不同,野村认为欧洲将面临比预期还要严重的衰退, 实际GDP预计再跌0.8%。而对于中国,结构型改革仍然缓慢,经济活动由于对基建投资的推动在2013年上半年会有强劲增长,预计可达8%。但由于上半年经济增长是由反周期的政策放宽而不是经济基本面的改善,下半年经济会随宽松政策结束而减缓到7%。全年平均为7.7%。全球实际经济增长低于2012年仅为2.9%,2012年预期为3.1%。

赫赫有名的资产管理公司PIMCO认为世界经济正处于周期性的减速之中。减速的原因是由经济和政策双重引发。在经济方面,企业利润减缓,投资和工业产出下降,全球贸易停滞。在政策上,发达国家为寻找合适的财政和货币政策搭配而挣扎。长期的消费和投资的不平衡使得这项努力更加复杂。而发展中国家依赖出口引导的发展模式在国内投资过度,成本提高和生产力下降的局面下面临更大压力。2013年全球实际GDP增长为1.3%到1.8%,低于目前的2%。在美国,2013年面临不合时宜的财政紧缩和日益无效的货币宽松,经济增长在1.25%到1.75%之间,低于目前2.2%,中国新的领导者面临外部需求环境低迷,内部投资回报下降的问题,虽然2013年经济增长可达到6.5%到7.5%之间,但能否在2013年之后达到7.5%依赖于结构性调整。而欧洲央行虽在2012年做出一些重要决策,但缺乏2013年的经济增长策略,欧元区经济将继续下跌1%到1.5%,高于2012年下跌0.6%的水平。

令人感兴趣的是管理370亿固定收益资产的DoubleLine CEO Gundlach的观点。他所管理的基金在1999到2009年间平均年回报为7.9%,高于号称债券之王的Gross的同时期7.7%回报。他的新基金在2010年4月到2012年11月份间回报达13.5%,也高于Gross的业绩。Gundlach对2013年及未来是悲观的。他认为负债累累的国家和公司将违约,而中央银行为阻止这些违约将印发更多的钞票,以致引发通货膨胀。他推荐投资者增加硬通货,如宝石、艺术品、商业楼盘的投资。然而他又表示他准备在2013年初开始对股市投资以消减通货膨胀的影响。Gundlach的观点与黑岩主席Larry Fink相左。Fink认为美国银行系统处于一个相对良好状态,从长期角度,他对美国非常看好。他的观点也为高盛资产管理公司主席O’Neill所赞同。O’Neill认为世界经济在危机以后正重新平衡。事实上的确如此。中国经常账户(主要指包括商品、服务贸易收支往来)盈余在GDP的份额已从2007年的10%下降到目前的2.3%;而美国经常账户亏损则从危机前的-6%改善到-3%。美国积极推动出口,2011年出口额已占GDP的14%. 在过去的3年中,出口在经济中的作用是在过去50年历史中从未出现的。从另一方面来看,欧元区虽然困难重重,但政府正在努力降低劳工成本以推动出口,希腊的最低工资已经下调了22%,意大利的新法规使得裁员更加容易。德国最大银行德国商业银行经济师Weil认为,相比于欧元地区最有竞争力的国家,欧元区周边国家已经消除了近一半的劳工成本劣势。虽然如此,但我们应看到世界平衡局面的改变使得危机后世界贸易增长速度也放缓许多。世界贸易组织估计2012年双边贸易增长仅为2.5%,为过去20年增长速度一半。从这些现象来看,如果仍依赖低端产品,中国未来出口形势将更加严峻。此外,摩根斯坦利和汇丰皆认为新兴国家对出口依赖将更加困难。

如果忽略这些投行和资产管理公司,世界货币基金也预计全球经济仍有17%的可能再次进入衰退。而2012年全球经济增长3.3%已经是2009年的最低一年。2013年经济即便仍为正增长,也充满不定因素。正如瑞士国家银行管理董事会主席Jordan所说,全球经济下行风险很大,欧元区风险仍然对世界经济发展有重要影响,此外,美国财政悬崖是另一个重要不确定因素。

推荐 45